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茅庐逗雨

缘是天意,份在人为,君子之交,淡淡如水。QQ493680065

 
 
 

日志

 
 

引用 【原创】遭遇地震  

2008-05-13 08:40:59|  分类: 时事大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高原风【原创】遭遇地震

 

  今天下午两点多钟,我懒洋洋地躺在窗边的摇椅上看书。柔和而鲜亮的阳光映得室内通透明朗,也映得心情惬意安然,一切如前般平稳舒坦,没有丝毫风雨欲来的征兆。不经意间,恍恍忽忽感觉椅子摇晃不定,窗子也不停地哐当作响,心想:如此阳光灿烂的天气,怎么突然刮起了这么大的风啊?摔了一下头准备打起精神继续看书,却仍然感到椅子和身子象打冷颤一样颤抖不已,欲罢却不能。心中好生奇怪:刮风怎么也能隔着窗子玻璃把椅子摇个不停呢?我坐直了身子,看到面前的桌子和桌上的物件也似乎在颤动,于是试着用去按压桌面,感觉不但桌子仍然在动,而且手好象也在跟着动,椅子也依旧摇曳着。我站起身来,用手稳住椅子,心想即便是摇椅,手按着它总会停住摇晃吧。谁知仍然不停。猛然间,心里升腾起了一股不祥的隐忧:不会是闹地震了吧?

  怀揣忐忑不安的心,我来到阳台上,想证实一下自己的隐忧是否是事实。我看到对面某单位小院的阴凉处有三五个人在比划着什么,远处河岸边略感意外地比平时多了一些停留着的人。但这些情形却无法让我与地震的隐忧联系起来。是啊,多年来遵义可少有与地震的亲密接触,怎么可能发生地震呢,哈哈,自己吓自己!

  以为自己一定是闲得迷糊了,于是再次躺进摇椅,准备安心迷糊一阵。可是刚躺下,窗子又哐当哐当地响了起来。我一个激凌站了起来:怎么搞的呀,难道是房子质量问题?难道一个七层高的楼房在大风中都会摇晃?那么旁边那两幢二十多层的楼房该象树枝一样左右晃荡了吧?平时在媒体上读到的太多的房开商与业主之间的房屋质量官司难道马上就轮到自己头上了吗?哎不对不对,我拍拍脑袋:刚才在阳台上没有感觉到有风啊!正想仔细观察摇晃的情况时,突然间一切归于平静,仿佛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我再也无心看书了,满腹疑惑地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儿地回想刚才所感受到的一切,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躺久了,浑沌中产生了错觉。但又不相信是错觉,明明感受得那么真切呀!正在心乱如麻时,手机响了,一个重庆的朋友打来电话,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里。他说:还呆在家里做啥子坏事儿?由于他平时跟我总没正经,于是我说:成天往外跑才不会干啥子好事儿!他说:没跟你开玩笑,你们那里没发生地震呀?!哦,天啦,真是地震呀!顿时一阵强烈的凉意从脚底嗖地一下串上了头顶。正在呆呆地听他说“我们这里比较强烈,目前听说有几间年久失修的房子倒了”、“好象还有一次余震,你快到野外去呆一会儿吧”时,座机电话又响了起来。我挂断手机,接起座机,原来是儿子打来的电话。他说:爸爸,老师说发生了地震,提前放学,但必须让家长来接我们,你快来接我吧。千真万确呀,这一下知道地震是确定、一定加肯定地拥抱了我啊,阵阵后怕使我后背飕飕发凉。我马上问正在逛街的妻子的位置,是不是还在某个商场里,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异样。还好,她说刚才没感觉什么异样,因为在车上。她说:当下车后看到各种楼房里的人都聚到了街上,甚至医院的护士都提着输液瓶、推着病人来到人行道上输液等不寻常的现象时,才听人说刚才发生了地震。我告诉她顺便去接儿子后,立即打开电视,调到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这时主持人正在连线地震中心带——四川省汶川县,屏幕上打出大大的文字:7.8级地震。前方记者告诉观众:目前震中地带除了通信受到一些影响之外,供电、交通好象并未受到多少影响。我不禁感到有点疑惑:虽然我对地震的破坏程度不够了解,但印象中好象7.8级地震已经是强度较大的了,怎么会没有人员伤亡、财产受损的情况报道呢?疑惑归疑惑,却感到几分欣慰,毕竟在这个多事之年中又少了一个因地震而带来的灾害!

  在分别与四川和重庆的姐姐、哥哥和同城的父母弟弟通了电话问了平安之后(均有惊无险),在与妻儿一起到住在一楼的亲戚家里防余震并顺便蹭了晚饭之后,在无比激动地交流了感受地震的体会和因未感受到余震而心情渐趋平静之后,以为这次地震只是一场虚惊,以为一切都平安无事了。但是无情的事实不得不令我为自己对地震灾害的无知而羞愧而汗颜,在晚上九点多钟收看新闻时,我的心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地震已经造成7300多人死亡(写到这里时再看新闻: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8533人),受损财产尚难统计!天啦,又有多少人家家破人亡呀?又有多少儿女失去父母、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呀?又有多少人无家可归、多少财产毁于无形呀?2008啊2008,在这个含有中国人一直崇尚的吉利数字“8”的年份里,怎么不幸的事却接连不断啊?难道“每十年左右为一大限” 的谣传竟然成真了?!真是地嫉国强、天妒盛世啊!

  耳听着客厅里电视不停播报的灾区情况,手指在键盘上沉重地敲击,心沉沉,脑昏昏,悲情随嘴上的烟雾一起浓浓弥升着。悲痛之余,接到朋友转发的短信“接省应急办通知,已无余震,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市政府应急力”,突然想起好象这几天没有从任何媒体上读到任何有关地震灾害的预报消息,突然想起好象政府设立有叫做“地震局”的部门,突然想起地震部门职能作用发挥的问题,突然联想起以往诸多有关政府职能部门的服务功能障碍的问题,心里实在堵得厉害,好想好想痛痛快快地发发牢骚,好想好想痛骂一阵。然而,思绪却乱得一蹋糊涂,心里却怎么也冲动不起来。不知这是不是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亦或是被新闻中铺天盖地的关于党政军全力赈灾的消息所触动。总之,这种欲吐不能、想说却休的感受真的好难受!

  也罢,暂且透过漆黑的夜空,面向北方的四川,深深一躬,为走得还不算远的数千不散的灵魂祈祷:各位,走好!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